阅读新闻

被中情局滥用的杀人科学
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21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摘要:与其他的药物一样,山德士公司的迷幻剂在最初被发明时是用于镇痛的药物,有时也用于治疗重度精神病,只是很快就成了被滥用的杀人武器,被人称为“邪恶的发明”。为了检验精神控制的效果,中情局必须进行人体试验,结果法国蓬圣埃斯普里村的村民就成了CIA的“人体小白鼠”。

  摘要:与其他的药物一样,山德士公司的迷幻剂在最初被发明时是用于镇痛的药物,有时也用于治疗重度精神病,只是很快就成了被滥用的杀人武器,被人称为“邪恶的发明”。这一点让迷幻剂的发明人霍夫曼至今仍受人诟病。

  60年来,人们一直怪罪“邪恶面包”,可美国记者阿尔巴雷利经过调查后认为,真正邪恶的不是面包,而是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。

  阿尔巴雷利一直在进行对中情局秘密实验的调查,他曾找到两名中情局前特工进行采访,这两个人证实:法国的集体疯狂事件是美国中情局和美国陆军对那些村民秘密进行“大脑控制实验”的结果,所用的是一种叫做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迷幻剂(LSD)。具体实施时有两种方式:一是将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喷撒到当地的空气中,二是用此药偷偷污染当地的一些食品。

  阿尔巴雷利在查阅中情局档案时还偶然发现了一份文件,内容是关于中情局特工与瑞士山德士制药公司人员的谈话记录,里面提到了“蓬圣埃斯普里村的秘密”。文件称:发生在法国的怪事是一种叫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迷幻剂引发的,而为中情局提供迷幻剂的正是山德士制药公司。

  与其他的药物一样,山德士公司的迷幻剂在最初被发明时是用于镇痛的药物,有时也用于治疗重度精神病,只是很快就成了被滥用的杀人武器,被人称为“邪恶的发明”。这一点让迷幻剂的发明人霍夫曼至今仍受人诟病。

  1929年,刚刚23岁的霍夫曼就拿到了化学博士学位,同年就进入了山德士制药公司,成为一名药剂师。说起迷幻剂,那完全是霍夫曼的无意之举。

  1938年,在研究可以刺激呼吸和循环系统的药物时,霍夫曼利用黑麦麦角中所含的麦角胺、麦角新碱,首次合成了麦角酸二乙基酰胺(简称LSD),一种无色无嗅无味的液体。但是当时霍夫曼并未发现这种药物的致幻作用,直到1943年4月16日。

  那天,霍夫曼在工作时一不留神吞服了一些LSD,很快就出现了迷幻的状态,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系列活动的图像,具有万花筒般的鲜艳色彩,桌椅板凳都似乎有了生命。两个小时后,这种迷幻的状态才逐渐消失。

  三天后,霍夫曼有意服用了非常小剂量(只有0.25毫克)的LSD,30分钟后迷幻状态再次出现。霍夫曼无法再继续工作,他与助手骑上自行车飞奔回家。霍夫曼后来回忆,当时他服用的剂量稍稍过量,导致他的思维完全紊乱,话也说不完整,感到天旋地转,仿佛被一面面哈哈镜包围了,房间里所有的物体都变成了可怕的怪物。霍夫曼以为自己快疯了,好在第二天醒来一切正常。

  霍夫曼的成果很快变成了产品。1947年,山德士制药公司生产并出售了第一批LSD药片,主要被心理学家用作治疗那些病入膏肓、服用任何药物都没有反应的精神病人,还经常被用于在吗啡失效时为癌症晚期患者减轻痛苦。英国作家赫胥黎在罹患喉癌辞世前,就曾要求妻子为自己注射LSD减轻自己的痛苦。

  霍夫曼一直强调,LSD是一种强力同时具有潜在危险的精神类药物,像所有致幻药物一样,如果一次性摄入太多,会对人的大脑造成永久性伤害,进而会引起死亡,因此必须在受到严格控制的情况下才能使用。但是药物的流行远远超出了霍夫曼的控制能力,打开潘多拉魔盒的就是大名鼎鼎的CIA(美国中央情报局)。当中情局介入LSD研究后,这个药物的使用就不仅仅局限在实验室范围内。